美国一直在遏制中国———不承认中国是,自美国挑起贸易战以来

  奥巴马国情咨文里“只争第一”的宣言,让我想起拙著《中国梦》中“冠军国家争夺战”的概念。在冠军国家争夺战中,美国是遏制对手的能手。美国遏制对手,既善于打速决战,也有耐力打持久战。美国遏制日本基本上是速决战;遏制苏联,是一场持久战。现在,美国要进行它的第三次“卫冕之战”———遏制中国之战。21世纪,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有四个特点。

自美国挑起贸易战以来,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和争端不断升级,国内外舆论对白宫的谴责一直不断,但也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在网上流布。一种是把责任归咎于中国,说是“中国在战略上‘过分自信和高调’,招致了美国的组合拳”;一种是批评中国不该反击,说是“及早妥协让步,贸易战就不会愈演愈烈”。言下之意,只要中国服软,美国就会“高抬贵手”,中美“贸易战”也就不会打了。

  首先,具有本质的必然性。美国遏制日本,不客气;遏制苏联,不留情;遏制中国,也会“不眨眼”、“不犹豫”。奥巴马总统宣称美国不谋求遏制中国,其实,美国一直在遏制中国———不承认中国是“民主国家”,不就是对华“政治遏制”吗?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不就是对华“经济遏制”吗?美国大肆鼓吹“中国军事威胁论”,施压和联合欧洲国家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限制对华高科技和军事科技出口,同时又不断出售先进武器给台湾,不就是对华“军事遏制”吗?美国插手台湾问题,干预台湾海峡局势,阻挠中国统一,不仅是遏制中国,而且是干涉中国内政。在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上,美国是不会“放弃遏制,立地成佛”的。

事实果真如此吗?

  其次,具有高度的艺术性。如果说,美国对日本的遏制主要是单一的经济遏制,对苏联的遏制是楚河汉界、壁垒分明的阵营遏制,那么,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则是合作与遏制的统一。这就对遏制艺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有中国学者提出,中国要奉行“免费搭车”战略,搭乘美国的霸权战车赶自己的复兴之路。而美国务卿希拉里呼吁,美国要和中国“同舟共济”。双方都很聪明,都很艺术。但不能否认的是,中国人“免费搭车”的车主和驾驶员都是美国人,中美“同舟共济”的大船也是美国当舵手。那么,上了人家的车和船,自己的性命也就不完全由自己说了算。中国可升为“副驾驶”,帮美国应对风险,但这反而有助于美国的舵手地位。美国让对手和自己同坐一车、同乘一船,是更高明的控制、遏制艺术。

贸易战这件事,即便从中美关系的逻辑考量,也是需要有一些“历史视野”的。

  第三,具有“世纪博弈”的持久性。美国为遏制日本向世界第一冲刺,前后也不过那么十年八年,关键时期也就那么几年,关键动作就那么几个,用“散打”就把日本摆平。美国对苏联的遏制要艰苦得多,不仅时间长达近半个世纪,而且中间几经反复,双方攻防格局数度变换,与苏联的战略博弈用的是“套路拳”和“组合拳”。而美国遏制中国的过程,将是一场“百年博弈”。中美“世纪对决”不是几套组合拳就能够见分晓的,而是一场马拉松式竞争。

当年,面对实力强大、意识形态相异的苏联,美国发动“冷战”,“倾其所有,拿出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力量”,对苏联进行全方位打压和遏制,成为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外因,美国自诩赢得了“历史的终结”。上世纪80年代,迅速崛起的日本,很快成为美国的“心病”。尽管那时的日本对美国亦步亦趋,社会制度也由美国设计,美国依然不断制造贸易摩擦,颁布“自愿出口限制”项目,签订“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升值,最终让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

  第四,需要空前的战略创造性。美国遏制中国需要创新和创造,必须“与时倶进”。中国不同于日本和苏联,遏制日本和苏联的经验对于遏制中国是有用的,但也是有限的。去年11月,奥巴马访华,送给胡锦涛主席的礼物是围棋。中国棋圣聂卫平说,这个礼物寓意深远,“围棋是一种智慧的游戏,是智力上的角逐,盘下称兄道弟,盘上波涛汹涌,暗藏玄机。”奥巴马在中美对弈的这个大棋盘上,沿用与日本和苏联对弈的下法,显然是不行的。而如何有效遏制中国,是比获得诺贝尔奖更重大和艰难的创新课题,是21世纪美国第一号国家创新工程。遏制中国,美国的智慧够用吗?(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近著有《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

可见对华贸易战,绝非一些人“高调招敌”“意识形态”导致“中美关系紧张”所能解释的。设置对手一直是美国为确保自身强势的战略惯性——自1894年美国GDP世界第一以来,在它的“战略词典”里,哪个国家的实力全球第二,哪个国家威胁到美国地位,哪个国家就是美国最重要的对手,美国就一定要遏制这个国家。

  《环球时报》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社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有人曾总结,在美国国际交往逻辑里,存在一个“60%定律”:当另一个国家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60%,并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甚至有快速赶超美国的可能之时,美国就一定会将其定为对手,要千方百计地遏制住对手的成长。不管是当年的苏联、日本,还是现在的中国,概莫能外。

无论中国怎么做,在美国看来,今天中国的发展已经“危及到了美国第一”。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美国的60%,是日本、德国、英国的GDP之和,还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世界最大外汇储备国。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发展成果进入井喷期,拥有世界四分之一的工业能力,创新科技水平正快速追赶美国,与世界各国的经贸关系更加密切,对世界其他国家也充满吸引力……自鸦片战争以后,经过100多年努力,中国重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这是我们观察中美贸易摩擦必须清楚的基础性事实。如此大的体量、如此重的分量,不是“低调”就能隐藏的,就像一头大象不可能隐身于小树之后。

尽管中共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中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也一再重申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但以美国一以贯之的逻辑,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理所当然地成了美国全球霸权地位的最大挑战者。更何况,“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与潜力均远大于历史上的苏联与日本”,成了美国的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对于这样的“对手”,美国必然会采取两种手段,一是以对手来激励自己,争取民众对“美国再次强大”的政治支持;二是在各个层面遏制对手的超越。

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曾毫不掩饰地说:“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经济战。25或30年内,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而如果我们陷入其中,霸主将是他们。”班农这句话,表达了他对中美经济博弈格局及其未来发展前途的判断,以及美国政府为改变这一历史趋势所做的历史选择。如果我们明白了这一点,就会明白中国当前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一切挑衅和压力,都是美国统治阶层一直遵循的逻辑使然。

可以说,正是这种将霸权主义作为国际关系基础的观念,导致了白宫对21世纪世界秩序的错误判断、对中国和平发展的错误判断。许多人都关注到,早在去年12月,白宫发布的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已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称中国是挑战美国实力、影响力和利益,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

再往前看,这种视渐渐强大的中国为“对手”的思维,也并非这届美国政府所独有。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