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Slovak)辅导面红耳赤地上前道歉,  张茂春——二个有板有眼的常见士兵

  ■本报记者 吕国英 特约记者 卢 军 通讯员 闫 肃 何继明

  新华网北京1月11日电
题:扬威国际赛场的神勇士兵——记济南军区某要塞区初级士官张茂春

  张茂春——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士兵。来自沂蒙革命老区,在孟良崮下听着革命故事长大,心中藏着一个英雄梦;为圆父亲未了愿,也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走出山村走进海岛军营,苦练精兵,在面临部队需要与照顾家庭的两难境地中,选择了“尽孝首先要尽忠”,把对家人的思念和牵挂化作建功训练场的动力,比武场上捷报频传,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暗自神伤,透出钢铁战士的铁骨柔情……

  张玉清、许升、张汨汨

  张茂春——一个勇于挑战的“超级”士兵。新兵连就脱颖而出,结业考核一举夺得9个训练课目中的7个第一,被团里树为训练标兵,提前一年晋升上等兵军衔。下连后,时刻想着与高手过招、与强手较量,用一个月时间将班长“挑落马下”,用半年时间完成从新兵到全团“顶尖高手”的跃升。5年三易岗位,干一行爱一行,换一岗精一岗,岗岗叫得响。由步兵到炮兵,半年时间成为“全能炮手”,转为侦察兵后,同样用了半年时间成为“全能射手”;把“一心二用”搬到炮兵瞄准手训练中,创造了瞄准手装定改装操作的最佳成绩……

  18分30秒!

  张茂春——一个超越极限的金牌士兵。入伍5年来,多次在各级军事比武、侦察兵比武中摘金夺银。2009年7月,在斯洛伐克举行的第十四届“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赛中,与7名队友一举夺得13个比赛项目中的8个单项第一,取得了金牌数、奖牌数和外国参赛队总分3项第一,并打破6项赛会纪录;被四总部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优秀士官,荣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一等奖,被济南军区表彰为“学习成才先进个人”,先后荣立三等功、二等功和一等功各一次……

  “这不可能!”看到计时结果,斯洛伐克队领队叫了起来——负重20公斤5公里夜间奔袭,中国队的成绩是18分30秒,比第二名斯洛伐克队整整领先6分钟!

  ——新闻背景资料

  领队高高的鼻头泛起一阵潮红:“我们对你们的成绩表示怀疑!我们要求检验你们的装具!”

  1月12日,被誉为“神勇士兵”的张茂春与济南军区某要塞区政治部主任许升、某海防团炮兵一营教导员韦鸿标,走进中国军网嘉宾访谈直播室,与广大网友对话交流。张茂春开宗明义“不能打胜仗的兵不是好兵”的话语,在网友中引发热烈反响,也成为本次对话互动的焦点。

  张茂春不动声色走上前,把重重的背囊往地上一甩,先掏出6只沉甸甸的作战靴,接着是电台、弹夹、被褥、干粮……他一人背了3个人的装具,负重超过50公斤。中国队小组4人80公斤,1斤不少。

  爱军喜武——

  斯洛伐克领队面红耳赤地上前道歉,同时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在2009年7月举行的第十四届“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赛中,首次参赛的中国军人一举夺得13个比赛项目中的8个单项第一,打破了6项赛会纪录,取得了金牌数、奖牌数和参赛队总分三项第一。

  好兵的天分

  作为核心队员,张茂春归国后荣立一等功。这位济南军区某要塞区炮兵班长、初级士官,此前已连续4年被评为优秀士兵,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2009年,他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士官、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并被授予“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一等奖。

  当好兵当然需要天分,这种特质就是爱军“喜”武,乐在兵趣

  其时,他还只是一个不过23岁、军龄不到5年的小伙子。

  镜头回放:初进训练场,第一次操炮的张茂春,连射角、射向也分不清楚。但,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兴趣是成功之母。张茂春开始一门一门地钻、一项一项地抠,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全营每个排长的专业书籍他几乎都借阅、抄录过。只用了半年多时间,张茂春就完成了从一名新兵到全能炮手的转变,而正常情况下则需两年时间。

  胜利是拼出来的

  网友:当兵5年,荣立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并且扬威国际赛场,获得多项冠军。有人说你天生就是当兵的料,你身上具备的什么特别条件让你如此辉煌?你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安德鲁波依德”是北约组织举办的特种兵年度军事竞赛,由北约组织成员国斯洛伐克军方主办。参赛者需要负重20公斤,在斯洛伐克中南部原始森林的沼泽、悬崖、密林中,以战斗小组为单位,先后进行敌后伞降、特种射击、武装越野等13个课目的比赛。

  张茂春:辉煌谈不上,我只是努力尝试当一个好兵而已。非常遗憾,我不具备什么特别条件,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和许多战友一样,我把当兵习武、练精武艺作为军人的理想追求,志在军营,乐在兵趣。俗话说得好: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对任何事物都是一样,只有你真正喜欢上它,爱上它,对它产生了兴趣,才会想方设法把它做到尽善尽美。如果说,成为一个好兵需要一种特殊天分的话,那么这种“天分”就是爱军“喜”武,乐在兵趣。

  在2009年的第十四届比赛中,中国首次作为被邀请国,派出两支参赛队与美、英等8个国家的13支代表队展开角逐。济南军区8名特战队员受领了这项任务。

  许升:张茂春就是这样一个爱军“喜”武的好兵,他入伍伊始就把当兵习武当成一种爱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军事训练中。不仅他自己是这样的,还带动了身边的战友像他一样爱军“喜”武,建功军营。我们海岛官兵之所以能在条件艰苦的海岛上建功立业,屡创佳绩,就是因为具备了这种素质。

  中国特种兵不是第一次踏出国门,却是第一次与北约成员国军人正式展开较量。与魁梧的欧美队员站在一起,中国军人的身高与体重都要“小一号”。欢迎晚宴上,美国特战队员冲矮上半个头的张茂春狡黠地眨眨眼睛:“You look like a boy(你看上去像小孩)!”而比利时队员则“诚恳”地说:“中国军人来欧洲参加特种兵竞赛很难得,但创造奇迹恐怕不可能。”

  执着武备——

  张茂春敷衍两句,却暗暗地攥起拳头:“赛场上见!”

  好兵的境界

  第一个课目,是低空伞降——被公认为危险度最大的课目,它考验的是参赛者的技能,更是勇气与胆量。

  当好兵必然要有看家本领,这种本领就是执着“武”备,永不懈怠

  着陆场是密林中一块足球场大小的山脊。由于比赛当天风速太大且浓云密布,原定400米的伞降高度被临时下调为350米。

  镜头回放:战友们每天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下蹲起,张茂春却给自己加码到各300个;战术基础动作在布满海蛎子壳的沙滩上训练,练一回,手上、肘上、肚皮上都磨得渗血,他一练就是半天;几年如一日地坚持在腿上绑沙袋,穿6公斤重的沙背心,只有晚上休息时才脱下来。不少熟悉张茂春的战友不理解:士官转了,功也立了好几个,干嘛还对自己这么狠?

  中国特战队员在国内训练时的最低伞降高度,是600米。

  网友:在经济学中有这样一个原理:以最小的投入获取最大的回报。你在平时的训练中投入大量的精力,才收获了相对有限的比武中的好成绩,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你这是在做赔本的“买卖”。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张茂春在心里飞快地演算:伞降高度350米,主伞开启高度150米,备份伞开启高度150米,如果主伞不开,需要间隔50米打开备份伞,那就只剩1秒的开伞时间;今天背的伞具是主办方提供的,从来没跳过这种型号的伞;自己出国前,只经过12次伞降实跳训练……他果断地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张茂春:战争不是做生意。平时严格的训练就是为了在战争中取得最终的胜利。战斗力建设遵循的原则只有一条,就是高储备才有高产出,付出和回报永远成正比。通过平时的严格训练,积累各种军事技能和提高处理突发事件的经验,才能在实战中做到左右逢源,游刃有余,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更何况,在军事训练和战争结果的对比中,就算平时的训练再严格、再“魔鬼”,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也是以最小的投入获取了最大的回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说的都是这个道理。对一名军人来说,要成为一个能打胜仗的好兵,必须储备看家本领,这种本领就是执着“武”备,永不懈怠。如此,方能把握战场,降服强敌。

  直升机颠簸着下降,地面越来越近,碧绿的草地与苍翠的树林清晰可辨。舱门外风速已达到11米/秒,远远超出了跳伞8米/秒的抗风级限。

  韦鸿标:在张茂春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执着“武”备的信念,从初入军营的新兵到扬威国际赛场的尖兵,他用了近4年的时间去积攒厚度,才有在国际赛场上的瞬间爆发,取得荣誉,为国争光,从而实现军人价值的最大化。

  裁判站在舱门口,被大风吹得摇摇晃晃:“中国队,跳还是不跳?”

  挑战高手——

  “Jump(跳)!”张茂春与队友们没有一秒钟犹豫,迎着呼呼的大风,鱼贯跳下。剧烈的摇摆与旋转中,他们沉着开伞、调姿,最终全部稳稳落地——中国队取得了伞降课目接近满分的成绩。

  好兵的捷径

  比赛继续进行,武装泅渡、山地攀岩、解救人质、特种射击……十几个课目,中间不容丝毫喘息,所有特战队员都铆足了劲,小组间的分数咬得紧紧的。

  当好兵并非没有“捷径”之途,这种捷径就是挑战高手,弄斧班门

  “拼到最后,就靠那么一股气!”张茂春事后总结。

  镜头回放:张茂春一下连,就瞄上了全连素质最过硬的训练尖子。他主动提出要挑战自己的班长。一石激起千层浪,“不知天高地厚”、“新兵蛋子没个数”,各种议论纷至沓来。军中无戏言。张茂春给自己定下了每天训练量至少比其他战士高一倍的目标,不管是俯卧撑、仰卧起坐,还是400米障碍跑,每个课目,他都一丝不苟,几乎天天都是汗里来、泥里去。一个月后,张茂春终于在多个项目上超越自己的班长,成为全连的“顶尖高手”。

  原始森林中到处是有毒的灌木,皮肤碰到长长的草茎就像碰上烧红的铁丝,不到半天,在前方开路的张茂春双臂上布满黑一道红一道的伤口,涉水过湖时,他的膝盖、脚掌上全是被碎石划出的口子。

  网友:请问张茂春,在你的履历里记录着很多“第一”:同年兵中第一个晋升上等兵军衔、第一个瞄准手、第一个全能炮手,在各级的军事比武中取得的第一更是不胜枚举。你取得的成绩是不少士兵不可企及的,难道你有什么诀窍,还是找到了什么捷径?

  “每个人都是一身的伤,但没听到谁哼过一声。”张茂春说,“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词:拼了!”

  张茂春:任何成功都无捷径可言,但可以不走弯路,少走弯路。我觉得,当好兵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说不走弯路就是捷径的话,那么挑战高手、“弄斧班门”就是成为一个好兵的“捷径”之途。有言说得好:弄斧必到班门。因为只有“班门”才知你的“斧功”如何,问题在哪,如何解决。高手之所以会成为高手,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他们已经描绘出成熟并且成功的轨迹。我乐与高手过招,就是将此作为自己成为好兵而不断校正方向的“航标”,以不走弯路、少走弯路,实现快速成长。

  不仅这样想,他还不止一次地喊了出来。武装奔袭最后500米冲刺,是一段接近45度角的上坡路。超负荷的透支让每个人都虚脱了,跨一小步都异常艰难。这时,张茂春用尽力气大喊一声:“拼了!”咬牙拖着队友冲到终点,夺得了这枚分量最重的金牌。

  许升:张茂春5年的军旅生涯中,努力成为一个好兵是一条鲜明的主线,其中不断挑战高手、超越高手的过程尤显亮丽。每一次挑战,不管成功与否,他都能把对手的经验转化为自身的财富,从中汲取营养,这是张茂春努力成为好兵,快速成长进步的一条重要途径。

  “对待同一个课目,外国队员是尽力去做,而我们,是拼命去做。”张茂春说,中国队员夺得第一,靠平时练出来的素质,更靠这股拼劲。

  把握极限——

  胜利是练出来的

  好兵的秘笈

  细算起来,中国军人参加北约成员国的军事竞赛,要吃很大的“亏”:比赛规则的复杂和语言的生疏,给战术安排造成很大障碍;比赛装备由主办方提供,他们得抛弃在国内用得顺手的枪支、伞具,在“第一时间”内适应新的装备;比赛课目为临时从北约国训练课目中抽取,赛前无从准备,许多课目更是闻所未闻。

  当好兵也要寻求秘笈,这种诀窍就是把握极限,挑战临界

  “夜间翻越障碍”就是主办方临时决定增加的课目。比赛要求参赛队员每人负重20公斤,4人一组协同搬运2米长、40公斤重的圆木,翻越200米距离内12处高难度的障碍物,圆木落地一次将被扣掉50分。

  镜头回放:“嘟……嘟嘟”随着一声急促的哨声,某要塞区侦察集训队迅速集结,实施军区侦察兵比武准备的强化训练。张茂春却被批准进行调整和适应性训练。原来,他在近段时间一直进行高强度的训练,负重急行军、负重攀登、冲刺跑……屡屡向个人体能临界点发起冲击,身体极度疲劳,出现预警信号……

  这是斯洛伐克的拳头项目,最好成绩是4分20秒,连续几届比赛都无人打破纪录。

  网友:请问张茂春,侦察兵强化训练作为一种高强度训练,是否需要特别的体能与毅力?要创造新的纪录,怎样正确处理挑战极限与把握极限的问题,有无“秘笈”可言?

  然而,张茂春小组的最终成绩是3分11秒,不仅揽得金牌,而且把赛会纪录整整提前了1分零9秒。

  张茂春:挑战极限首先在于把握极限。要想成为能在演兵场上创造奇迹的好兵,在训练场上就必须把握好生理和心理极限。我之所以能够从部队演练场走到国际竞赛场,并取得好成绩,把握好生理和心理极限非常重要,也可以说是一种“秘笈”之道。

  斯洛伐克队员断言:“你们为这个课目至少训练了3年!”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