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改装歼轰7A战机,大纲上规定女歼击机飞银行职员每一日的航空时间不可能当先5个钟头

  白海平:首先考验的是飞行员的技术。转场先要突破气象关。其次长距离转场考验战机的维护水平,这次转场全部歼轰7A战机都是一次启动成功,长距离飞行,显示了优异的后勤维护水准。还有就是考验飞行员的心理素质,由于侧风的影响,战机很难对正跑道,一直要压坡度降落,看上去战机都是斜着机身来着陆的。
    新华军事:几次空中合练中您觉得是否满意?

  新华军事:您平时有什么爱好?

  白海平:是这样。飞行中总会碰到紧急情况发生,飞行员心理素质过硬,处置得当,就会化险为夷。当然具体到歼轰7A战机,还有一个优点。因为歼轰7A战机是前后舱双座布局,因此在空中出现事故,后舱领航员可以根据”特情处置方案”,按程序指导、帮助前舱飞行员处置情况。另外,海军航空兵作战经常要进行掠海超低空突防。一旦出现特情,留给飞行员处置的时间极短。这也需要飞行员具有出色的心理素质。
    新华军事:能不能评价一下您参加阅兵的”座机”?

  何晓莉:将来会成立一个专门的女歼击机飞行中队。从成长的道路来说,我军男女飞行员都是一样的。现在国庆阅兵我们驾驶的是教练机,那么国庆后我们就会改装歼七战斗机,然后再一步步的改装到三代机,比如歼10或者歼11。

  白海平:从准时到达这个标准来看,我还是都比较满意的,我们团没有一次误差超过1秒钟。另外从航迹的准确性来看,除了第一次合练航迹误差在50米左右,其他的合练航迹误差都控制在10米之内。这其中有几次,我们18机的大编队,碰上了空中的大片云层,因此要进行绕云飞行,也就是绕过前面的云层。即使这样,我们依旧米秒不差到达,这还是很不容易的。

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何晓莉:遇到过一次。当时能见度一公里左右,湿度比较大,天气比较闷热,我就把座舱的温度调的比较低。当飞行一段时间后,座舱中忽然冒出了白色的烟雾,特别浓。当时我马上向后舱的教员通报,同时检查仪表并没有发现异常。然后我感觉可能是座舱温度过低,当我把温度调高以后,白雾就消失了。也算是有惊无险吧。(新华军事记者
郑文浩)

  新华军事:您什么时候来到海军航空兵部队?

  新华军事:一个私人问题:您有男朋友么?

  白海平:我本人是山西人,1981年进入海军航空兵部队,1982年开始在空军第八航空学校学习飞行。84年毕业后,我就分配到海军航空兵某师。我部改装歼轰7A战机以来,多次参加重大演习任务。从飞过的机型来说,我在航校飞过初教6和歼教5。毕业后到部队飞过歼6,1992年改装飞歼7战机,后改装歼轰7A战机。
    新华军事:据我了解,这次海军航空兵参加阅兵训练,是长途飞行过来的。请问这种超长距离飞行对部队的考验在那里?

  新华军事:在飞行训练中,有没有非常惊险的经历

  白海平:在改装歼轰7A战机的过程中,我经历过一次空中跳伞。当时我在海上飞编队,我在僚机的位置。我发现座舱中显示有火警信号,就通报长机,同时让他飞到我的后面看看是不是尾喷管有火。长机一看说有火,我们编队就马上转向大陆,向机场飞去。地面塔台也在指挥我做出相应的技术动作,但是火并没有熄灭。当时我跳伞的决心实际上很难下,因为战机造价高昂。而长机告诉我飞机后面的火焰已经有七八十米长了,情况很紧急。地面塔台也指示我立即跳伞。我跳伞时距离机场还有20公里的,但是从内心来讲还是想把飞机驾驶回去,但是情况确实很危险。如果当时不跳,飞机很可能就空中解体了。从发现火警信号,到最后跳伞,时间仅有9分钟。
    飞机最后栽到了河里面,可谓是有惊无险。我们机组2个人跳伞后,还险些空中相撞,伞具差点缠在一起。最后后舱领航员降落到了水库中,我降落到了水库边的树上,被树枝在脸上还划了个口子。此外,跳伞时弹射座椅对飞行员腰部的冲击很大。有的时候,如果跳伞角度不好,飞行员仍然有牺牲的危险。经过一段的调养和锻炼,我还是决心返回部队,继续飞行事业。
    几十年的飞行生涯下来,我深感飞行的高风险性和残酷性。对飞行的态度是越来越谨慎,没有了刚刚进入部队的浮躁。

  何晓莉:大纲上规定女歼击机飞行员每天的飞行时间不能超过5个小时。我最长飞过4小时58分钟。在训练中,我们飞的空中机动动作,有垂直方向上的半滚加筋斗、翻转等等,承受的载荷可以达到5个G。飞行对体力和脑力的消耗都很大。

  白海平:我们这个团装备的歼轰7A战机,相比以前装备的歼7战机,首先座舱内部环境变化就很大。现在飞新飞机,没有过去飞老的战机那么累,座舱温度也不高。此外歼轰7A战机还安装了自动驾驶装置,可以有效减轻飞行员的负担。其次,歼轰7A战机的武器装备比以前要先进的多。(新华军事记者
郑文浩采访整理)

  新华军事:您对自己的飞行有何评价,优点在哪?缺点在哪?

  相关专题:空军建军60周年

  何晓莉:我们首批22名女歼击机飞行员,是作为女航天员的储备力量。这次是女飞行员首次驾机参加国庆阅兵,尽管我们的飞行时间只有平均300小时。作为女飞行员编队的长机飞行员,我既感到光荣,又感到压力重大。因为如果长机的偏航距、高度、速度掌握不好,将直接影响整个编队的飞行效果。
    同时,我们这批女歼击机飞行员都很优秀,虽然我是长机飞行员,并不意味着我比其他人更出色,只能说更幸运一些。

  新华军事:在您的飞行生涯中,有没有难忘的经历?

  何晓莉:我比较喜欢运动,特别是短跑。

  人物小传:白海平,海军航空兵某师副师长,歼轰机梯队带队长机。  

  人物小传:何晓莉,教练机梯队带队长机。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