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800多名男军人一样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纵横驰骋,她们的故事不仅是护航女军人的缩影

  丁小炜

  中新网12月25日电
在中国派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第三批海军护航编队中,共有7名女军人,她们和许多男军人一样,在亚丁湾这片充满危险的海域纵横驰骋,风雨兼程,履行着军人的使命。开创了解放军历史上女军人第一次随战斗舰艇远航遂行任务的先河。

  引子 

  盛睿方、邵小琴、向骄荣是分在“舟山”舰的三位女兵,她们的故事不仅是护航女军人的缩影,也展现出中国女军人的风采。

  2009年7月16日,中国海军第三批护航编队劈波斩浪,驶向亚丁湾。

  盛睿方:从守望“东方之珠”到亚丁湾护航

  根据护航任务的实际需要,编队配备了7名女军人随舰出征。在远航的150多个日夜里,她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履行着神圣的使命,与800多名男军人一样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纵横驰骋,风雨兼程,“浮动的国土”就是她们精神的营地。

  妈妈要去护航,女儿却耍起了小脾气,眼里含着泪,扯着母亲的衣角,就是不让走。女儿的理由很简单:2004年底,妈妈去香港驻港部队执行保障任务,一去就是4年,到2008年底才回来。回家才刚半年,又要拿起行李去护航,这一走又将是半年。

  亚丁湾时间与北京时间相差5个小时,当护航官兵在浪涛间入梦时,祖国大地正迎来黎明。每一次日升月落,她们面对东方深情张望,回眸间总流露出几许牵挂与思念。她们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她们更是军人——以战斗员身份远航的中国女军人。

  这位妈妈就是盛睿方,海军411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今年7月,医院接到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要求派有4到5年工作经验的麻醉医师。盛睿方所在科符合条件的只有3人,盛睿方是唯一的女性。

  英国将军祝愿她成为女舰长

  医院里谁都知道,盛睿方完全可以说不。作为一个13岁女儿的妈妈,作为刚从驻港部队换防回来的功臣,她付出了许多。但她却对领导说:“我可以!”她知道,军人的字典里,没有“拒绝”二字,军令面前女军人没有特殊待遇。

  邵小琴很年轻,却有令很多女孩羡慕的经历。

  报到后,医疗保障组领导问她:你是想到补给舰上还是战斗舰上,她说:“哪儿苦就到哪儿!”在7名随舰护航的女军人中,她年龄最大,她说:“我要带个好头。”

  2002年,她还是南昌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大二女生,时逢军队开始从在读大学生中招兵,她毅然报名应征,投笔从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军装。这个上饶女孩成为江西省第一批女大学生士兵。

  护航中,盛睿方颇有点儿失望,因为每天净和感冒、脚气、口腔溃疡、疖疮等鸡毛蒜皮的小毛病打交道,作为一名麻醉师,鲜有用武之地。虽然处理的都是“小病”,盛睿方却丝毫不敢懈怠。一次,舰上一名战士喊肚子疼,细心的她仔细诊断发现,该战士得的是急性阑尾炎。由于发现及时,用药物治疗就给压下去了,省去了动手术的风险。对此,盛睿方说:“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发挥特长,大显身手,但是,那意味着舰上的官兵中将有人生一场大病或受伤,如果是那样,我宁愿自己没有表现的机会。”

  两年后,她又作出一个重大决定:报考军校。结果,她如愿考进了第二军医大学,走进了飒爽英姿的红十字方队,成了一名戴着红肩章的军校学员。

  长时间远洋护航,部分官兵容易产生烦躁、压抑等不良心理。盛睿方每晚在飞行甲板散步时,都会主动与官兵聊天,排解一些官兵的烦忧。平时她总是笑呵呵的。她说,自己笑容多了,才能给官兵心灵送去阳光。

  2008年,邵小琴军校毕业,被分配到东海舰队机关医院做了一名保健医。望着碧波万顷的大海,她常常想,什么时候,我才能航行在大海上? 

  邵小琴:带着“女舰长”的梦想远航

  2009年7月12日,她接到命令,随中国海军第三批护航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医疗保障任务。她来到了指挥舰“舟山”舰,成了首次随战斗舰艇远航的中国女军人。

  她是一个爱做梦的女孩。2002年,正在南昌大学医学院读大二的她,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报名当了兵,理由是喜欢军中绿花的精神气。两年后,正在南京政治学院服役的她又作出一个重大决定:报考军校。她说,她爱上了军营。结果,她如愿考进了第二军医大学。

  登上战舰那天,邵小琴在日记里写到:“今天,是我第一次住进舰艇。马上就要离开祖国,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挺伟大的。今天我以祖国为荣,明天祖国将以我为荣。”

  这个颇有个性的女孩就是邵小琴,东海舰队机关医院护士。她做梦也没想到,去年刚毕业,今年就有机会执行护航这么重要的任务。当她踏上威武的战舰时,忍不住把心中的喜悦诉诸笔端:今天,是我第一次上舰。好神气呀,朋友打电话来,都非常羡慕我,说我背负着中国海军“女舰长”的梦想远航……

  航渡过程中,很多人都晕船了,而她一直忙着工作,竟然毫无晕船反应。大家都说:邵小琴,天生不晕船。不过,航行中舰艇晃动厉害,为防止睡觉时掉到地上,她每每都要抓住床头的护栏入睡,把两只胳膊抓得酸疼酸疼的。

  护航期间,最令邵小琴刻骨铭心的是救治香港船员的经历。8月23日,正在亚丁湾东部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舟山”舰,突然接到香港“康隆”号商船呼叫,称其船上一名船员不慎扭伤,腰部一直疼痛难忍,请求医疗援助。接到求援后,编队指挥所立即派出3名军医搭乘直升机前往,其中之一就是邵小琴。到达商船后,邵小琴与其它两名军医一起,对患者进行按摩、针灸、拔火罐、敷药等治疗,消除患者体内淤血,最大限度地减轻患者伤痛。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综合治疗,受伤船员腰部疼痛得到明显缓解和控制,可进行站立、行走、躺卧休息等简单动作。离开前,她细心地向患者交代了恢复、休养注意事项,并提供了后续治疗所需的足量药品。事后,“康隆”号专门写来感谢信说:“这让常年漂泊在外的船员们感受到中国海军的情谊和温暖。”拿到感谢信的那一刻,邵小琴激动的流出泪花,她说,她真正体会到军人的光荣和自豪。

  远航,每一天都在向陌生海域挺进。巡诊、看病、消毒……每次她们去住舱消毒时,战士们都把床铺、桌椅、物品收拾得井井有条,把舱室打扫得一尘不染,比迎接舰务部门的内务检查整理得还好,有的还喷上了空气清新剂,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在这些“珍稀”的女同胞面前,他们要表现出男人的细腻来,大约这种心理永远只存在于男人的内心世界。刚开始去消毒时,邵小琴她们都戴着口罩,久而久之,从战士们的眼里看出了一丝怪怪的感觉,再以后,女同胞们都十分默契地摘掉了口罩,尽管消毒药水有些呛人。

  “亲爱的战友们,‘护航之声’现在开始广播……”每天晚饭后,邵小琴这悦耳的声音会在广播里准时响起,传遍战舰每一个战位、每一个角落。作为一名兼职广播员,她极其用心,在广播中开设了“护航快讯”、“浪花心语”、“每周一星”等栏目。大风浪航行期间,她在话筒边放了一个塑料袋,咬着牙边呕吐边坚持广播。细心的官兵那些天会听到,她的声音似乎有点颤颤的。渐渐地,收听“护航之声”广播成了官兵们每天的必修课,成了缓解疲劳的一种调剂。

  每天起床后,邵小琴都要总结一下昨天的工作,想想今天要做的事。她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要对来医务室看病的官兵使用温馨话语。“战友你辛苦了!”“看把你累的,先坐下歇会吧。”由此,她得到了“温柔天使”的美誉。

  北约海军508护航编队指挥官奇克准将在访问“舟山”舰时,看到舰上有女军人,颇有兴趣地指着邵小琴说:“我们‘康沃尔’号驱逐舰上也有女军人,5名女军官、30名女兵,很快,我们英国就会有女舰长。”

  一线护航官兵每天都给她感动,她说没有理由做不好工作。有一次,她正为患感冒的直升机飞行员刘进坤输液,广播里忽然传来了“直升机备航部署”的通知,只见刘进坤拔下针头就出去了……望着晃动的输液瓶,邵小琴愣了好半天。这一瞬间,她感觉到了“军人”两个字的分量。

  听了这番介绍,邵小琴心里天真地暗想:“中国海军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女舰长呢?”要知道,当一名女舰长,那是她遥远的梦想呀。

  有一件小事,邵小琴至今感动不已。战斗舰是全封闭的舰艇,为了满足护航官兵远航中的体能锻炼需求,总政治部为编队配发了跑步机等室内文体器材。为了有充沛的体能,邵小琴坚持每天在跑步机上快跑半小时。一天,她正在跑步,忽然一名小战士叫她:“邵军医,给你这个。”邵小琴一看,战士递给她的是一卷扎头发用的橡皮筋。原来,上舰几个月,她们女兵的头发都长得很长了,跑步时流出的汗水把头发粘到脖颈上,汗淋淋的。舰艇停靠阿曼萨拉莱港补给休整时,这名细心的小战士悄悄买了这卷橡皮筋。

  向骄荣:大洋勇摘“护航尖兵”桂冠

  “你以后跑步时,用这个把头发扎上会凉快一点。”

  自从踏上“舟山”舰那一刻起,她就成为了中国海军第一位随战斗舰艇远航的女士官。面对这个新纪录,她显得格外平静,她说:“选择了大海,就是选择把使命扛在了肩上。”

  邵小琴当时只顾了感动,竟然忘了问战士的名字。编队返航后,那个战士就退伍了。她真后悔自己那么粗心。

  向骄荣,舟山某保障基地门诊部口腔科的一名护士。作为一名城市兵,作为家中的独生女,她身上没一丝娇气。在舰上,她的临时床铺是医务室的“治疗床”。对此,向骄荣并不在意,还乐呵呵打趣地说:“护航结束后,我要回去做广告,广告词是:睡‘治疗床’,越睡越健康!”

  北约海军508护航编队指挥官、英国皇家海军奇克准将访问“舟山”舰时,因为舰上的翻译人员不够,邵小琴被临时安排担任翻译。看到舰上有女军人,准将饶有兴趣地对邵小琴说:“我们‘康沃尔’号驱逐舰上也有女军人,其中5名女军官,30名女士兵,很快我们英国就有女舰长,但愿不远的将来你指挥着中国军舰来访英国。”

  护航途中,许多官兵出现口腔溃疡。作为口腔科护士,向骄荣经常向舰员讲解口腔的保健知识,不但受到舰员称赞,还受到了中远集团“银浦”轮船长表扬。

  邵小琴用流利的英语落落大方地回答道:“当女舰长我可不敢奢想,不过我可以把在战斗舰艇上生活的经验,与未来的中国女舰长们分享。”

  原来,今年9月上旬的一天,加入我护航编队的“银浦”轮请求给予医疗救助,一名船员口腔出现严重溃烂。作为口腔科护士,向骄荣与两名军医携带药品和医疗器材前往。生病船员舌头和口腔严重溃烂,牙龈肿胀,病情非常严重。向骄荣按照军医的治疗方案,立即对船员进行口腔消毒和治疗处理,并告传授他相关口腔保健知识。“银浦”轮船长看到年纪轻轻的向骄荣业务娴熟、待人热情,对她赞不绝口,专门给编队发来感谢信,感谢向骄荣等医护人员。

  奇克准将笑着伸出大拇指:“中国女军人,不简单!”

  除了做好卫勤保障工作,向骄荣还替海军医学研究所做一项关于“封闭式舰艇空气微生物”的数据采集工作。每隔十天半个月,她都会拿着专用仪器,到住舱、餐厅、战位上去采集数据,先后采集了上千组资料。虽然每次都很繁琐,但她做得一丝不苟、井井有条。

  三闯印度洋的中国海军女兵

  首次随战斗舰艇远航执行任务,向骄荣晕船晕得厉害。大风浪航行期间,她吐了两次。可向骄荣说:“护航虽苦,但苦中带甜、苦中有乐。”她的乐观向上的精神,感染了周围许多官兵。在编队开展的“护航尖兵”评选活动中,她被表彰为“护航尖兵”。面对荣誉和奖牌,向骄荣说:“这个奖牌不是颁给我个人的,是颁给所有护航女兵的,我要好好珍藏,因为它见证着中国女兵的骄傲和自豪!”

  夏贞贞是东海舰队某支援舰支队医院的护士,一级士官。与和平年代中国无数女兵一样,她的军旅生涯本来波澜不惊。在医院里,她总是在打针、护理、巡诊这样平常的工作中度过。她一直相信人生有某种机缘,相信有一个既定的驿站在远方召唤着她,相信自己平淡如水的岁月会泛起激动与喝彩。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

  终于,在2006年她即将迎来20岁生日的时候,有幸被选中随某新型战舰编队赴印度洋进行远航训练。那时她还是一名义务兵,担任随舰医疗保障任务。紧接着,那年年底,她再次跟随编队来到印度洋。两次为期一个月的远征印度洋,将她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也是从那时起,她与“千岛湖”远洋补给舰结下了不解之缘。

  得知支队要执行护航任务的消息后,已转为士官的夏贞贞当即向领导请战:“我去过两次印度洋,那里的环境我很熟悉,执行护航医疗保障任务非我莫属!”这一次任务的时间是5个月,对于一个女兵来说,做出这个决定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上级很快批准了她的请求。她成了第一个三闯印度洋的中国海军女兵。

  第一次到印度洋,刚起航,夏贞贞就晕船了,吐得一塌糊涂,远航带给她的兴奋一下被击得粉碎。那年春节,她们是在印度洋过的,那时舰上还没有条件让大家给家里打电话,她想家想得特别厉害,却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向远方的亲人诉说。好在医疗组带队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大姐,时常带着她们深入兵舱巡诊,和官兵们一起聊天、联欢。她们还经常到伙房帮厨,和炊事班的战友们一起做饭,一个月便不知不觉过去了。那一次,夏贞贞火线入了党。

  第二次到印度洋,是2006年末,执行和第一次同样的任务。夏贞贞照例每天到各个舱室巡诊,“千岛湖”舰的每一个舱室,她都十分熟悉,士兵们和她也成了老熟人。她见了每名战士都叫“班长”,虽然有的战士比她兵龄还小。这一回,夏贞贞荣立了三等功。

  “千岛湖”舰官兵都把夏贞贞当成了舰上的一员。他们说,贞贞就是“千岛湖”舰的女儿。这艘战舰承载了她那么多光荣与梦想,做“千岛湖”舰的女儿,她愿意。

  她又一次来到这片海域,与前两次任务不同的是,护航是一次实战任务,作为医护人员,她会面临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甚至流血牺牲。当她又一次站在甲板上,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神圣。出发之前,部队安排她到地方医院学习,主要是针对手术工作的培训,她抓紧一切时间争分夺秒地向专家们请教学习,只想把医护技术学得更扎实,争取在将来派上用场。上舰后,因住舱紧张,她的床铺被安排在治疗床上,她却并不在意,还乐呵呵地说:“护航结束后,我要回去做广告,广告词就是‘睡治疗床,越睡越健康’!”

  护航编队综合医疗救护所设在“千岛湖”舰上,夏贞贞她们遇到过几次手术任务,病员都是直升机从两艘护卫舰上转运过来的。她们全力以赴,精心治疗,保证了战友的生命安全。一次,“徐州”舰紧急送来一名被重物砸伤的战士,伤员胸腔内出现大量积液,十分危险,医生紧急做了闭式引流手术。在远洋的大海上,术后病员伤口极易感染,一旦感染就会危及生命。那些日子正赶上大风浪,但夏贞贞克服严重的晕船反应,每天都按时为受伤的战士量体温、消毒、换药、输液,每一项工作都做得一丝不苟。她还陪着这名战士聊天,缓解他的紧张心理。在夏贞贞的精心护理下,受伤的战士一个星期后伤口就愈合了。走的时候,那名战士还把自己保存的几块巧克力作为礼物送给了她。

  2006年,夏贞贞参加过一次军校考试,却落榜了。现在,她考军校已经超龄,也许再也无法实现自己的军校梦了,但她依然无怨无悔。短短的几年军旅时光,她实现了多少前辈都渴望而无法实现的梦,她的军旅已足够精彩!三闯印度洋的经历,是她一生都为之骄傲的财富。

  年轻的妈妈踏浪远航

  她是输着药液上的“千岛湖”舰。

  起航前一个月,她得了肺炎,天天吃药打针,一下子瘦了十多斤。眼看着出发的日子到了,她毅然决然登上了舰。上舰第一天,别的人都参加誓师大会去了,她却在舰上的医务室里输液……

  自己加入海军12年,还从来没有远航过,好不容易争取到这次难得的机会,她不想放弃。

  出发时,她的儿子还不到两岁。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