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具戏剧性的萨马岛海战——第风流洒脱枪,栗田的舰队于十月二十七日进来Wright岛西北的锡布延海

原标题:史上最具戏剧性的萨马岛海战——第一枪

1944年10月20日﹐美军一支两栖部队进攻菲律宾群岛中部的莱特岛﹐此乃莱特湾战役的开始。同一天﹐日军一支部队从莱特岛东南部进入阵地﹐以及被…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自媒体第137篇原创文章。

1944年10月20日﹐美军一支两栖部队进攻菲律宾群岛中部的莱特岛﹐此乃莱特湾战役的开始。同一天﹐日军一支部队从莱特岛东南部进入阵地﹐以及被美军的第七舰队的潜水艇发现日军第一攻击部队。

预报:由于美方积累的史料非常丰富详尽,关于萨马岛海战的文章篇幅将扩充,本篇聚焦于10月25日早晨6点30分至7点05分的35分钟,全文共31图6700字,阅读预计需要10分钟。

整个海战可以分为四个不同的部分。

10月25日6时14分,太阳出现在菲律宾海东方的海平线上。如同1942年6月4日中途岛海战爆发的那个史诗性的日子一样(详见打鬼子不是靠手撕,76年前的中途岛机场上发生了什么?),栗田舰队上的日本人茫然地注视着那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心中却不免嘀咕着有多少人能逃脱今天“玉碎”的宿命。因为日出意味着光明,光明意味着即将延续整天的恐怖空袭、爆炸、鲜血和死亡!

栗田的舰队于10月24日进入莱特岛东北的锡布延海。在锡布延海海战中他受到美国航空母舰的攻击,武藏号战列舰被击沉。栗田调头撤退,美国飞行员以为他就此退出战场,但晚间他再次调头进入圣贝纳迪诺海峡并与清晨来到萨马岛。

图片 1图1.
6时30分栗田舰队排列成防空队形向南偏东方向航行

西村少将的舰队于10月25日清晨三点进入苏里高海峡正好撞到美军的作战舰队。在苏里高海峡海战中扶桑号战舰和山城号战列舰被沉,西村战死,他的剩馀力量向西撤退。

6时30分,栗田舰队正以防空队形向南偏东30度航行。4艘BB居中、6艘CA排列在BB左右两侧,最外围一圈是11艘DD,两艘CL作为两支水雷战队的旗舰位于整个舰队的正前方。

哈尔西上将接到小泽的航空母舰舰队到达的消息后于10月25日派他的航空母舰追击,在恩加尼奥角海战中四艘日本航空母舰被沉,小泽的剩馀力量逃往日本。

就在同一时刻,塔菲三号正以反潜阵形向北偏西5度航行,6艘CVE排成菱形居中,DD和DE环绕在四周负责警戒各个方向的敌情(主要是反潜)。为了保密需要,美军为各分队和各舰分配了无线电呼号,充当带刀护卫的7艘DD和DE的无线电呼号是“小伙子们”(Small
Boys),每一艘护航舰负责一个方向的防空反潜警戒。

栗田的舰队于10月25日清晨六时到达萨马岛。此时哈尔西正在追击小泽,在栗田的舰队和美国的登陆舰队之间只有三艘美国护卫航空母舰和它们的驱逐舰。在萨马岛海战中美国驱逐舰绝望的鱼雷攻击、少数空中支援的凶猛反击、以及天气的不利使栗田以为他面临美军主力,因此他转身撤出战场。

图片 2图2.
6时30分塔菲三号排成反潜阵形向北偏西方向航行

图片 3

当天已经是塔菲三号执行莱特湾登陆支援任务的第8天,每一艘舰船上的水兵都倍感辛劳。

栗田最强大的“中心舰队”由五艘战列舰组成(五艘战列舰:大和号战舰、武藏号战舰、长门号战舰、金刚号战舰和榛名号战舰),加上12艘巡洋舰和13艘驱逐舰。栗田的舰队企图突破圣贝纳迪诺海峡,攻击莱特湾内的登陆舰队。

6时35分,一架来自塔菲二号所属的卡达山湾号(CVE-76,Kadashan
Bay)护航航母的TBM鱼雷机在执行反潜巡逻时,突然在塔菲三号的西北方发现一些不明舰只出现,飞行员简森少尉决定飞近一点以便仔细观察辨识。

10月23日子夜后栗田的舰队经过巴拉望岛水域,他的舰队被美国潜艇海鲫号和鲦鱼号发现。虽然大和号上的电报员发现了两艘潜艇报告他们发现这支舰队的电讯,日本舰队没有采取反潜行动。海鲫号发射鱼雷击沉了栗田的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摩耶号重巡洋舰则被鲦鱼号击沉。高雄号重巡洋舰被鱼雷击中在两艘驱逐舰的保护下返回文莱。美国潜艇尾随着它。10月24日由于海鲫号搁浅被迫被放弃。

图片 4图3.
TBM鱼雷机可执行包括反潜对舰攻地在内的多种任务

10月24日约08:00美国无畏号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发现这支舰队进入狭窄的锡布延海。哈尔西命令集结第三舰队的三支航空母舰分舰队集中攻击栗田的舰队。从无畏号和卡伯特号航空母舰和其它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共260架飞机约于10:30开始不断攻击这支舰队。醒目的大和号和武藏号成为美军主要攻击的目标。武藏号、大和号和长门号中弹。妙高号重巡洋舰负重伤返航。第二波空袭集中在武藏号,它多次被炸弹和鱼雷击中。最后它开始掉队。从约克城级航空母舰企业号、富兰克林号航空母舰起飞的第三波飞机击中武藏号共19次。在空袭过程中另有数艘轻型舰只受伤。由于己方缺乏航空掩护,15:30栗田下令他的舰队转头开出美国航空母舰的袭击范围。他等到17:15,然后再次转头开向圣贝纳迪诺海峡。他的舰队无暇顾及受重伤掉队的武藏号。武藏号最后约于19:30倾复沉没。

6时37分,塔菲三号的方肖湾号(CVE-70,Fanshaw
Bay)护航航母侦听到以日语交谈的无线电通话,听起来日本人的声音非常激动。此时栗田舰队应该已经发现了正在接近的美军侦察机,甚至可能已经发现了塔菲三号部分舰只的桅杆!

与此同时,大西泷治郎中将驻吕宋岛的80架飞机袭击了埃塞克斯号、本宁顿号、普林斯顿号和兰格利号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被一枚穿甲炸弹击中起火。15:30其后弹药库爆炸,普林斯顿号上200名水手丧身,旁边参加救火的伯明翰号轻巡洋舰上80人丧命,其它附近船只也被损坏。17:50普林斯顿号沉没。该分舰队负责向北边警戒任务,导致无暇派飞机搜索北方水域,16:35小泽的诱饵舰队才被美军飞机发现。

6时40分,圣·洛号(CVE-63,St.
Lo)护航航母上的威廉·C·布鲁克少尉也发现了日本舰队,他象简森少尉一样选择主动飞近以便进一步侦察。

西村的南路舰队由战列舰扶桑、山城以及最上号重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组成。10月24日他们遭到空袭,但只受小伤。

此时简森少尉已经接近了栗田舰队,日本人开始向他发射高射炮火,这是当天早上的首次开火。

由于南路舰队和中路舰队严守电报寂静,西村无法与栗田和志摩协调他们的步骤。当他于02:00进入苏里高海峡时,志摩在他后面约40千米,而栗田还在锡布延海,离莱特岛的海岸还有好几个小时。

图片 5图4.
CVE-76卡达山湾号简森少尉拍摄于萨马岛外海的大和号

他们刚刚开过帕纳翁岛就闯进了美国第七舰队为他们设置的圈套。杰西·奥尔登多夫少将的六艘战列舰(密西西比号、马里兰号、西弗吉尼亚号、田纳西号、加利福尼亚号和宾夕法尼亚号,除了密西西比号以外,其余战舰皆在珍珠港被击沉或重创过,将在这场海战中大复仇。)、八艘巡洋舰、29艘驱逐舰和39艘鱼雷艇已经严阵以待。要穿过海峡打击登陆军,西村必须通过鱼雷艇施放的鱼雷,闯过两组驱逐舰警戒线,在六艘战列舰以及两队巡洋舰的集中火力下通过海峡来到海峡另一端的登陆地。

6时43分,简森少尉发回了清晰的情报:“发现由4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和一定数量的驱逐舰组成的不明舰队,正向正南方驶来。”根据战机的隶属关系,该情报被发送给塔菲二号的旗舰纳托马号(CVE-62,Natoma
Bay),塔菲三号也截获了简森少尉的这份情报,这是当天斯普拉格少将第一次获知日舰队已到近旁的消息,虽然他宁愿相信这是哈尔西的第三舰队。

约03:00
扶桑号和三艘驱逐舰中鱼雷。扶桑号发生爆炸断为两截,但没有沉没。03:50美国战列舰开火。美舰成一字形横排,日舰排成一路纵队只能舰艏朝向美舰。是采用战列战术的最后一次交战。美国当时已经拥有雷达控制火力,美国战列舰可以在日本军舰无法还击的距离上就开火。山城号和最上号不断被战列舰的穿甲炮弹重创。最上号巡洋舰转身逃跑但丧失了机动能力。山城号于04:19沉没。

几乎是在同时,布鲁克少尉也发回了他的观察报告:“4艘战列舰、7艘巡洋舰、11艘驱逐舰,位于塔菲三号西北方20英里处,正以30节航速接近。”布鲁克的观测结果更加准确详细,并且是直接发给塔菲三号的旗舰方肖湾号(CVE-70,
Fanshaw Bay),斯普拉格少将已无需怀疑,他们真的遇上大麻烦了!

04:25志摩的那智号和足柄号重巡洋舰以及八艘驱逐舰到达战场。志摩以为他看到的那两段残片是西村的两艘战列舰的剩馀,他认识到通过海峡是毫无希望的因此下令转身撤退。在混乱中他的旗舰那智号与焚烧的最上号相撞,丧失机动能力而落后的最上号第二天被飞机击沉。扶桑号的前半部被一艘美国重巡洋舰击沉,后半后来也沉没了。西村的七艘船中只有一艘驱逐舰幸存。

图片 6图5.
美机观察到的栗田舰队,每艘重型战舰都已做了标记

山城号是最后一艘与其它战列舰交战的战列舰,也是少数几艘被其它战列舰击沉的战列舰之一。

斯普拉格事后回忆说:“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些日本舰队的主力会直奔莱特湾滩头,只留一些巡洋舰来干掉我们——这也就是15分钟的事。如果我们能够让日本人都留下来攻击我们,那么至少可以拖延他们去毁灭莱特湾滩头,直到援兵到来,虽然说这样我们可能会更快完蛋。”

图片 7

就在防空炮火追着布鲁克少尉射击时,美舰已经可以通过目视观察到日舰高大的上层建筑,并可以想象到这些巨舰上的14、16、18英寸巨炮正在调整和瞄准自己,此时双方的最近距离大约是25000码(约22.86公里)。

小泽的舰队由四艘航空母舰:瑞鹤号航空母舰、瑞凤号航空母舰、千岁号航空母舰、千代田号航空母舰、两艘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战列舰伊势号、日向号、三艘巡洋舰和九艘驱逐舰组成。瑞鹤号是最后一艘参加过珍珠港事件幸存至此的航空母舰。日向号和伊势号的后部炮塔被改成机库、跑道和起飞机构。但这两条船都没有带飞机。小泽一共只有108架飞机。

图片 8图6.
人类建造过的最大战列舰大和号在萨马岛首次对舰作战

一直到10月24日下午16:40小泽的舰队才被发现。此时美军正在对付栗田的舰队和吕宋岛来的空袭。24日晚小泽获得了一份美国电报说栗田撤退了,但20:00丰田下令所有舰队继续进攻。

6时44分,日舰也取得了对美舰的目视接触。第一战队指挥官宇恒缠少将回忆道:“就在组成防空阵形的命令下达前一点,我们发现了4支可能属于驱逐舰的桅杆,距离旗舰大和号约37公里。然后是3艘航空母舰、3艘巡洋舰,接着又是2艘驱逐舰。”

哈尔西看到他有机会消灭所有日本在太平洋上的航空母舰,这样美国可以无忧虑地进攻日本本土。他相信栗田已经在锡布延海战中被击退,因此他于子夜后带领所有的三队航空母舰和威利斯·李上将的战列舰(根据哈尔西的命令,为守卫圣贝纳迪诺海峡临时编成第34特混舰队。命令是个预案,在后来造成理解的混乱。)开始追击小泽。虽然美国侦察机发现了栗田开向圣贝纳迪诺海峡,但哈尔西认为金凯德的第七舰队足以对付它,未加理会。

“这是一次突然的遭遇,因为从昨晚开始就没有收到任何关于美舰队的情报。虽然之前为种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都做过设想,但是突如其来的遭遇战还是让我们的反应有些慢。直到6时58分,第一战队才在31公里的距离上向敌舰队开火。”

美国舰队的数量比日本舰队高得多。哈尔西拥有9艘航空母舰(无畏号、黄蜂号、福兰克林号、本宁顿号、邦克山号、胡蜂号、汉科克号、企业号、埃塞克斯号)、八艘轻航空母舰(独立号、普林斯顿号、贝勒伍德号、科本斯号、蒙特利号、兰格利号、卡伯特号、圣哈辛托号、六艘战列舰(阿拉巴马号、爱荷华号战、麻萨诸塞号、新泽西号、南达科他号、华盛顿号、17艘巡洋舰和64艘驱逐舰。他有1000多架飞机,但他将登陆点让给了几艘护卫航空母舰和驱逐舰。哈尔西被小泽的诱饵给引诱出来了。

图片 9图7.
美军后期的主力驱逐舰弗莱彻级

10月25日早,小泽下令75架飞机起飞攻击美军,但这些飞机没有造成多少损失,大多数飞机被美国战斗机击落,少数飞往吕宋岛。

塔菲三号的主力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母是战争期间临时赶工出来的应急航母,凑巧舰桥也在右舷,2500吨的弗莱彻级驱逐舰跟1600吨级的巴特勒级护航驱逐舰也刚好存在尺寸上的差异,因此日本人把美舰都认大了一号:驱逐舰变成了巡洋舰、护航航母变成了大型航母、护航驱逐舰变成了驱逐舰。栗田激动的以为他遭遇了哈尔西的快速航空母舰编队!需要说明的是,误判舰型在太平洋战争中并不罕见,很多时候误判都影响了海战的进程甚至结局。

哈尔西亲自率领第34特混舰队的战列舰急速前进,准备用大口径舰炮直接去对付小泽舰队前卫的战列舰以及在舰载机空袭中掉队日舰。清晨,在还没有确定日军的精确位置的情况下,美军就起飞了180架飞机。直到7:10侦察机才找到了北路舰队。08:00美军战斗机摧毁了保护舰队的30架日军飞机。开始了不停地空袭,他们一共进行了857架次袭击。小泽舰队的航空母舰纷纷中弹(千岁号和一艘驱逐舰沉没,瑞鹤号、千代田号和一艘巡洋舰丧失了机动力)。小泽将他的旗舰改到另一艘巡洋舰上。

图片 10图8.
DE雷蒙德号一边施放烟雾,一边遭到大和号粉色炮弹的轰击

这时萨马岛战斗的消息传来。美军登陆军的情况紧迫(第7舰队的护航航空母舰因为栗田的舰队突然出现,而不断地发报向哈尔西求援。连坐镇珍珠港的尼米兹也给哈尔西发了一份简短的电报:“第34特混舰队,在哪里?”,但负责电报加密的军官,随意添加了一句“全世界都想知道”,哈尔西的译码军官误以为是正文未加删减,这使哈尔西怒不可遏,因此又耽误一小时的宝贵时间。),哈尔西下令南下,他只留下了两个航空母舰大队以及一小支由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舰队来收拾小泽的残馀船只。

简森少尉在躲开战列舰榛名号的高射炮火攻击后,向着离他最近的一艘重巡投下了唯一的武器:两颗深水炸弹,这本来是他执行反潜任务的标配。

图片 11

6时45分,塔菲三号瞭望哨已经能够观察到海平线上日舰发射的高射炮火。方肖湾号将雷达对准高射炮火的方向,立刻发现了正在逼近的栗田舰队。与此同时,冈比尔湾号的雷达军官柯明中尉(William
R
Cuming)也报告说,在西北方向23.5英里处出现大量敌舰信号。此时双方都已进入目视范围,大和号也开始对盘旋在上空的美机发射防空炮火。

下午在击沉几艘日本航空母舰后空袭击集中在两艘改装的战列舰上,但它们密集的防空火力有效地抵挡了空袭。空袭一直到傍晚,小泽舰队作为诱饵的全部航空母舰,还包括一艘巡洋舰、两艘驱逐舰被击沉。这也是海战史上最后的航空母舰对决(即使在福克兰群岛战争中,英军与阿根廷海军的航空母舰也未发生交战。)。“诱敌部队”取得了出色得成功。但通讯混乱也同样发生在日本方面,小泽发出诱敌成功的电报,栗田却没有收到。不过这再次使栗田的舰队免遭全军复没。

图片 12图9.
进行防空作战的大和号,这艘巨舰最后还是亡于飞机

栗田的舰队于10月25日凌晨进入圣贝纳迪诺海峡,凌晨03:00它们沿萨马岛的海岸向南进发。于黎明时分发现美国舰队。

6时48分,布鲁克少尉再次发回情报:“敌舰带有宝塔式上层建筑!”当时全世界只有日本战列舰拥有宝塔式上层建筑。

金凯德上将有三股舰队来阻挡它,每股舰队由六艘护卫航空母舰和七或八艘驱逐舰组成。每艘护卫航空母舰携带约30架飞机,一共有500多架。护卫航空母舰航速慢,装甲薄,它们没有足够能力对付战列舰。

也是在这一刻,位于第三舰队旗舰新泽西号战列舰上的哈尔西中将刚刚看到金凯德的电报,询问圣贝纳迪诺海峡是否在哈尔西的保护之下?这份电报在凌晨4时12分(苏里高夜战正达高潮的时候)就已经发出,直到此时才被哈尔西收到,而哈尔西的回复又过了足足15分钟才到达金凯德的手中。

金凯德错误地以为威利斯·李的战列舰还守护在圣贝纳迪诺海峡,因此从那里没有危险,但李被哈尔西调走去对付小泽去了。当日本舰队在萨马岛出现时美军大吃一惊。哈尔西的舰队已经被诱敌战术调走远离莱特湾,但是栗田对此却一无所知。栗田错误地将那些护卫航空母舰当作了美国的航空母舰舰队,他还以为整个美国第三舰队在他的18英寸炮口前呢。

也是在这一刻,当其他日舰尚采取东南向航行时,金刚号战列舰突然转向正东方加速行驶,意图拦截美舰的上风方向,金刚号是萨马岛海战中表现最具侵略性的日舰,后来的战斗过程也一再证明了这一点。

美国护卫航空母舰立刻向东后撤,希望坏天气可以影响日本炮的精确度,同时立即发报请求支援用甚至用明码发报。美国驱逐舰企图分散日本战列舰的注意力来取得时间。这些驱逐舰自杀般地对日舰发鱼雷,吸引日舰火力。为了躲避鱼雷日舰不得不打散自己的队形。大和号被两条平行的鱼雷逼迫背向而行,无法转身,怕被它们击中,这样损失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四艘美国驱逐舰被沉,其它受伤,但它们为航空母舰获得时间让它们的飞机起飞。这些飞机没有时间转装穿甲炸弹,因此它们只能带着它们正带着的弹药起飞。然后美军航空母舰继续南逃,而战列舰的炮弹不断在它们周围爆炸。一艘航空母舰被击沉,其它受伤。

图片 13图10.
6时50分,塔菲三号转向正东方向航行并紧急起飞舰载机

由于栗田舰队未完成整编队形便发动进攻,加上美军驱逐舰的攻击将他的队形打破了,各战队散乱在广阔的海面上。他丧失了对战事的战术指挥,三艘他的重巡洋舰被集中的海上和空中的袭击沉没。栗田于09:20下令北转整理队型。躲过栗田的舰队袭击的护卫航空母舰遭受的打击并没有结束,被“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沉一艘,另两艘遭到重创。

6时50分,DE丹尼斯号也观察到防空炮火。斯普拉格少将在战后的报告中写道:

不久栗田的舰队改变航向,驶往莱特湾。就在日本计划就要得逞的时候,栗田再次北转撤退。他感觉美军支援舰队正向他包围过来,因此他感觉参战的时间越长,他遭到美国强大空袭的可能性就越高。在不停的空袭下他向北,然后向西穿过圣贝纳迪诺海峡。往返航行300海里的第三舰队于26日日出后,派舰载机对栗田舰队的掉队舰只进行了袭击。

“(在遭遇栗田舰队之前)当天早晨唯一的警报是来自于一架执行反潜任务的TBM轰炸机,此时日本主力舰队距离塔菲三号仅有17英里,并在全速接近中,没过几分钟,日舰的巨型炮弹已经落到我舰队的中央。从那时起,唯一的悬念就是我们这6艘护航航母、3艘驱逐舰和4艘护航驱逐舰能否从灾难中撤离!”

图片 14

就在确认强大的日本舰队的那一刻,驱逐舰约翰斯顿号拉响了战斗部署警报,全舰发出通告:“我们正在被一支大型日本舰队追击,全员各就各位!”这条服役仅仅一年的弗莱彻级驱逐舰之前也遭遇了多次紧急战斗戒备,舰员们都自嘲地称自己为“GQ
Johnny”(备战的琼尼)。

栗田的舰队长门号、金刚号和榛名号受重创,其中金刚号在返航日本途中被美军潜艇击沉,不过由于该舰队已驶离战场,所以金刚号的损失一般不被列在雷伊泰湾海战美军战果之中。他带五艘战列舰进入战场,当他回到日本时,只有大和号还有作战能力。

图片 15图11.
萨马岛英雄DD-557约翰斯顿号驱逐舰

海战从海上保证了美国第六军的登陆点。在此后更艰苦的莱特岛战役中美军一直到1944年12月末才完全控制了该岛。

约翰斯顿号的指挥官是素以作风强硬闻名的厄内斯特·伊文思海军中校,他带有部分切诺基印第安人血统,早在海军学院时就有个“酋长(Chief)”的外号。因为这个词也被用来称呼美海军的士官长,所以还常常引起一些误会。

这场海战消灭了日本的海军力量,为1945年向琉球群岛的战役提供了前提。日本在二战中此后唯一的一次比较大的海军行动是1945年4月对日本来说非常不幸的天号作战方案。

图片 16图12.
1943年10月27日下水仪式上的伊文思舰长

海战末期,据守菲律宾北部空军基地的日本海军大西泷治郎中将,批准了神风特攻队向莱特湾内的盟军舰队发动自杀性攻击。10月25日皇家海军澳大利亚号巡洋舰再次被创,它不得不退出战场修复。美国护卫航空母舰一艘被沉,五艘被伤。

差不多一年前的1943年10月27日,当约翰斯顿号在西海岸的塔科马造船厂下水典礼上,伊文思舰长就对他的舰员们发表了如下的演说:“这条船将是一条战舰,在我的指挥下她将是一条危险的船,谁不想跟我一起的话现在就可以滚下船!我绝不会从敌人的舰队面前逃跑!

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是打气鼓劲的一番豪言壮语,在一年后的这一天成了现实!

图片 17图13.
老年的罗伯特·哈根上尉

约翰斯顿号上幸存的炮术军官罗伯特·C·哈根上尉回忆道:“6时50分,战斗警报拉响后,塔菲三号转向正东方航行以便起飞舰载机。此刻敌舰队距离我们大约时34000码(北偏西15度方向)。他们的航速在22-25节之间,舰长下令启动所有锅炉以全速前进,同时也下令拉起烟雾制造视觉屏障,整条驱逐舰开始走曲折的Z字形航迹,在敌我双方之间布设浓密的烟雾。”由于热带海域湿度较大,烟雾沉积在不高的海面上,这对美军来说倒是较为理想。

6点51分,斯普拉格少将向塔菲三号所有舰只发出警报:“发现日本舰队!”同时要求舰队转向东行驶,以对准风向便于舰载机起飞。

6时52分,栗田下令舰队增速到24节(这是最慢的战列舰长门号的最大航速),航向改为东偏南40度,保持队形直扑美国舰队。

图片 18图14.
安装于小型舰只上的SL型对海搜索雷达

6时53分,DE巴特勒号的SL-1雷达屏幕上已经能够搜索到数艘日本战舰的信号。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最新军情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