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斡旋与军事威胁并行,阿盟的制裁将使本已陷入困境的叙利亚经济雪上加霜

图片 1
资料图:F-15E进行空中加油。

  《环球视线》2012年3月7日完成台本

  ——叙利亚:外交斡旋与军事威胁并行?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从今年三月以来,中东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叙利亚被内乱外忧困扰着,随着国际社会对叙利亚的干扰日渐增多,战争的阴霾似乎也是越来越浓重。
昨天,阿拉伯联盟通过了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而美俄两个大国的航母编队也正在驶向地中海,似乎要摆出对垒之势。那么叙利亚这个被称为是小国当中的大国,真的要面临一场战争吗?首先来看一个短片。
27日,阿拉伯国家联盟外长会议在埃及首都开罗召开,会议通过了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的决定,这是阿盟首次对叙利亚实施制裁,卡特尔首相兼外交大臣贾西姆在记者会上宣布了制裁决议。
贾西姆
卡塔尔首相兼外交大臣: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是为了避免外部干涉,如果阿盟不在叙利亚问题上“郑重”表态并给出成果,将无法保证其他国际组织不进行干涉。
这是继今年地区动荡以来,阿盟继利比亚之后,针对第二个成员国采取严厉措施。根据报道,除伊拉克、黎巴嫩,以及被终止成员国资格的叙利亚之外,阿盟22个成员国的其它19个国家都选择了支持该决定。根据路透社的分析,阿盟做此决定的背后,也面临西方巨大压力。一旦阿盟认定制裁无效,并诉诸安理会寻求外力干预,利比亚模式恐将在叙利亚重演。
27日当天,在叙利亚中部城市霍姆斯,冲突扔在继续,并造成人员伤亡。当天晚上,数以千计的叙利亚民众涌上街头,在首都大马士革、哈马等城市举行示威活动。他们高呼抵制阿盟制裁决定的口号,同时挥舞着叙利亚国旗和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头像,表达对叙政府的坚定支持。
除去冲突的升级,分析人士也认为,阿盟的制裁将使本已陷入困境的叙利亚经济雪上加霜,因为叙利亚经济对阿拉伯国家的依赖较为严重,但是由于叙利亚是个相对保守的农业国家,人民生活的基本物资可以自给自足。因此,阿盟的制裁对于叙利亚一时还难以构成致命威胁。不仅是阿盟,目前,各种外部势力也围绕叙利亚局势展开了激烈的博弈。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乔治·布什”号航母以及其它海军舰艇正在向叙利亚附近海域部署,作为叙利亚的重要盟友俄罗斯,早先已有媒体称,俄已有三艘军舰驶入叙利亚附近塔尔图斯海域。此外,俄“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也将在下月被派到地中海中部海域执行任务。
阿盟的经济制裁、美俄两国航母不约而同,共赴叙利亚附近海域的军事行动、法国的高调介入、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坚持强硬。一切都使2011年寒冬的叙利亚局势变得愈加敏感。
水均益:寒冬的叙利亚局势我们接下来就这个话题来展开一个讨论,还是先借助这个图版了解一下阿盟对叙利亚制裁的这几条主要的一个,包括冻结它的资金,刚才短片里提到了,停止它的中央银行的往来,停止政府间的交易,然后限制叙利亚高级别官员出访阿盟国家。另外阿盟国家应该是22个国家成员。然后停止飞往叙利亚的所有航班,所有这些。
另外我们再来看一下,实际上叙利亚的经济,对外贸易占它整个国民生产总值的20%以上,而这里边其中要注意的是对阿拉伯邻国的出口额占到它出口额的将近一半以上,进口部分其中四分之一来自阿拉伯的邻国。李先生,这种制裁对叙利亚有多大的牵制力或者说杀伤力?
正在评论:阿盟制裁使地区问题复杂化?
专家观点:制裁难以立即产生效果 李绍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应该说影响很大,但是它这个影响要产生效果至少要三个月。所以我觉得对叙……
水均益:马上的效果不会?
李绍先:马上不会有太大的效果,所以我觉得阿盟的制裁,因为现在叙利亚的政府它是要救命的问题,就是它现在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问题。所以对这样一个制裁,我们看得很清楚,他政府还是依然态度非常强硬,所以它现在这个制裁决议,单从这个制裁决议要打通叙利亚政府我觉得还是不太可能。
水均益:那尹先生认为,就说整个进出口,如果说这么大的比例受到影响,像刚才李先生所说的,三个月之内可能他应该能够勉强地、惨淡的经营,或者说能应付。但是如果这个时间再拉得更长一点,或者还有更多的国际社会加入到这个来孤立叙利亚这样一个行动当中的话,会对叙利亚内部产生多大的一种撬动作用?
尹卓
特约评论员:我们说直接的作用,那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政治影响,政治影响就是使叙利亚民心产生一个重大的一个打击,就说在阿拉伯世界它被彻底孤立了,原来只是一时政治决议,现在看来玩真的,那肯定有很多商贩,很多进出口商就会受到影响,这种影响也可能在他们的收入里头不会马上对社会上产生效应,但是这个舆论上马上就会扩散开,买卖都断绝了,航班所有停航,你在机场就不要往机场去了,机场变得冷冷清清,原来非常热闹的地方,这就变成社会上效应非常明显,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对它的军事斗争准备。因为它大量的要通过阿拉伯周边国家,比如进口武器,进口的一些元器件,另外进口油料等这些,做战争准备的,这些可能会受到直接的影响,这些对军队的信息也会产生比较明显的一些影响。
水均益:没错,那我在这儿我们不妨再来看看叙利亚所在的这样一个位置,我们请导播来切一下这个图。中间这个红色部分是叙利亚,叙利亚的位置其实还是不太占优势,因为它只有一边靠海,就在这个地方,地中海。剩下的部分在周围,就是你看土耳其,现在跟他关系很糟糕,伊拉克还算好一点,接下来就是黎巴嫩和约旦以及以色列,包括这个沙特,像这样一种态势,李先生您感觉就是说,因为叙利亚也说了,说这是阿盟此举是不合法的,然后会使叙利亚内部的国际化这样一个问题。但是刚才就像我们节目开始前问到的这个问题,您是这个问题的专家,这样一种态势会不会让我们感觉到,叙利亚现在正在向着下一个利比亚发展?
李绍先:这种苗头是越来越浓了,我觉得它现在还不至于一下子把它遏制住,为什么呢,它周围的邻国中有两个很重要的邻国,一个是伊拉克,一个是黎巴嫩,这两个国家对它还是通着气的。
正在评论:阿盟内部分化 叙周边三国备战
水均益:阿盟这个决议里就是这两个国家反对了。
李绍先:确定是这样,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说叙利亚局势会不会滑向利比亚这样的模式,关键要看它内部反对派成长壮大到什么程度,这是非常关键的。实际上西方要干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它内部反对派要有一定的实力,而且同时这个反对派提出要求,再加上阿拉伯联盟,这些地区国家的支持,这个基本条件就符合了。我觉得现在来看,虽然它这个反对派力量一直在成长,国内的反对派……
水均益:也有外部的支持。
李绍先:非常明显,土耳其、法国,可能有武器的支持,正在成形,但是总体来讲,也正在向暴力化方向发展,武装化方向发展,向内战的方向发展。但是迄今为止,它这个程度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水均益:尹先生怎么看,特别是大家今天也非常高度关注的一条新闻就是说,叙利亚周边的这三个国家,以色列、约旦、土耳其都已经部队宣布进入备战状态,这什么意思?
专家观点:三国战备是为配合西方对叙动武 叙内战已很难避免
尹卓:我想这里可以做出两个判断,第一个就是这三国备战是为了西方的干预而做准备的,他们为了迎合西方的干预在做准备,它不是说准备叙利亚对他们的进攻,或者说叙利亚国内的动乱对他们的冲击,不是,是准备主动地向叙利亚施加军事压力,或者配合西方的干预而做准备的。
再一个叙利亚滑向内战这个趋势已经不可避免了,这个我个人的判断是这样子的。而且西方正在加速这个进程,这是符合西方的政治利益的。因为叙利亚矛盾已经提出来了,他们对叙利亚政权已经做出了政治上的决断,就是说施政合法性已经失去了。现在关键要让叙利亚这个事情的解决,变成奥巴马和萨科齐等西方领导人明年竞选,大选的一个正面的政绩,就为了加分的政绩,必须要现在开始要解决问题,在几个月内解决问题,这样他才能拿着一个成绩去,花钱值不值得,那儿干预值不值得,我作为强硬总统对非民主政权,施加了军事打击,而且是个正的政绩,跟利比亚一样。
水均益:您的意思就是说从美国或者说西方这些国家的利益,或者从他们的角度来讲,来促使它内部发生一个变化,或者说他们的这个举动,使得叙利亚现在内战的可能性在增大。
尹卓:这是外因,内因当然是叙利亚国内的一个伊斯兰化的一个倾向,就是实际上现在造反的主要伊斯兰势力,为什么土耳其这么积极地支持叙利亚内部的势力,而这个伊斯兰化就是正好对巴沙尔的所谓世俗政权,但长期固化的、老化的一个分配不公的所谓的世俗政权,它在伊斯兰冲击下已经站不住了,而土耳其是加速了这个进程。
水均益:但是刚才我听到李先生说的意思,实际上这个从巴沙尔总统现在对国内局势,或者说整个权力的控制来讲,目前看,他应该还是处在一个基本上掌握之中,是这个意思吗?
李绍先:确实是这样,我们还不能说一笔勾销了巴沙尔政府,现在叙利亚的局势……
水均益:应该说现在军队完全在他手里掌握?
李绍先:完全在他手里掌握,军队,而且高层基本上还团结一致,是这么样一个状态。我觉得他对国内局势的掌控能力仍然还是高度的,就是这个还没有崩溃的迹象,我觉得这一点是他赖以生存的一个关键。
刚才尹先生讲到的我也同意,包括萨科齐也好,奥巴马也好,他现在对叙利亚这么强硬的态度都有选举政治的考虑在内,但是我个人是这样看,可能萨科齐等不及了,就是叙利亚恐怕再帮不了什么萨科齐的忙。
水均益:萨科齐的选举要早一点,要比奥巴马要早一点。
李绍先:对,三月份,我估计三月份之前他要看到巴沙尔政权倒台恐怕还是比较难,奥巴马可能会充分地利用这一点,在叙利亚这个问题上。
正在评论:美俄航母“对峙”地中海?
水均益:所以说到奥巴马我们会看,我们上个礼拜也报道了,俄罗斯把航空母舰派来了,现在连核动力的“乔治·布什”号也来了,现在很多,今天媒体也是很高度关注,说“乔治·布什”号跟美俄的航母聚集在叙利亚家门口,这个怎么解读?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军事的调动?尹先生。
专家观点:俄罗斯不会做叙利亚庇护者
尹卓:我想这个仗是打不起来的,美俄之间,俄罗斯不会当叙利亚的庇护者,他不会为叙利亚……
水均益:为叙利亚跟美国开战,那是不可能的。
尹卓:绝对不会,因为不光是这儿,以前形势比这个严重,我们再说一次。二次大战以后,俄罗斯海军没有一次实战的战例,我们就知道了它外交,军事外交的意味比它战争的意味要更高。
水均益: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俄罗斯“库兹涅佐夫”会和“乔治·布什”号干起来,但是“乔治·布什”号到这儿又是什么意思呢?
尹卓:“乔治·布什”号,如果真正“乔治·布什”号,因为现在“乔治·布什”号的公布是美国的一些军事刊物公布的,就美国军事网站上公布的,美国政府并没有宣布正式把“乔治·布什”号部署到叙利亚附近,到地中海东部,东地中海,但现在没有做出这样的宣布。还有一种说法,“乔治·布什”号是完成任务回国。现在我们还要判断,它如果到这个海域以后,另外当然还有周边的计量,比如说在土耳其的美国的军事部署,在阿联酋、在沙特的军事部署是否是完全到位,防备伊朗的动作,整个它会在海湾部署好了以后再对叙利亚动手。如果在海湾有动作,我们马上就判断,它可能动手的期限快到了。
水均益:但是也不排除它正好搂草打兔子,正好看到你现在叙利亚局势……
尹卓:实施一下威慑。
水均益:有点紧张,然后你俄罗斯那边说我“库兹涅佐夫”要去,我正好拐个小弯,我也往那儿一停,看一看会是什么样子。
尹卓:这个可能性当然也有,但是美国部署航母它一定是有一些其它的举动伴随的,它绝对不会把一艘航母放在那个地方。
水均益:单独的一个航母往那边一放。
尹卓:这是非常花钱的一个举动,花了钱就要有政治回报,他一定期待这个政治回报的。
水均益:李先生怎么看现在叙利亚这个,特别是对巴沙尔来讲,他现在处在一种什么样的位置?或者说我们假定,设身处地地为巴沙尔来想,他现在如何脱这个困局?
李绍先:确实是,它脱困局需要从两个方向努力,我觉得自从危机以来他也一直是在这样做,就是两手,一手要高压,他得把局势高度的掌控住,因为他局势一旦失控,这个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看的也很清楚实际上西方就是等着你这一点,反对派失控,国内局势失控马上就干预,这是其一,他迄今为止认识地非常清楚,再大的压力他这一点不放松。
第二个就是说他要释放民怨。因为毕竟起来了,而且阿拉伯这个大变局你想止住是止不住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得因势利导,舒缓民怨。他舒缓民怨方面他也做出了一些努力,包括取消了紧急状态法,包括了提高工资这些,而且下一步还要允诺明年要大选。但是实际上他在这一手方面做得太慢,做得太少。所以它为什么做得太慢,做得太少,我们分析他可能内部撤组的太厉害。因为他是他父亲留下的一个官僚的坛子,很多……
水均益:而且对他来讲,就如果这个步子迈得太大,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李绍先:确实是这样。
正在苦于国内政治对抗与内战分裂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现在又不得不面对外来战争的风险压力,叙利亚这个中东的心脏,是否正滑向战争的边缘?我们的节目也会持续关注。来源CCTV《环球视线》)
图片 2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叙利亚局势仍然不平静,已经有大量的难民逃往邻国,包括中国在内各方的外交努力也在进行之中。对于是否军事打击叙利亚,美国方面也传出了完全不同的声音,相关新闻我们先来看一个短片。

  (播放短片)

  解说:

  随着叙利亚国内冲突的升级,西方国家正在通过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联合国大会、阿盟等平台频频施压造势,外部势力武装干预叙利亚的可能性正在不断上升。

  5日,美国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在参议院发表讲话时,呼吁美国主导对叙政府军实施空袭,通过在叙建立安全军来提供人道和军事援助。

  麦凯恩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

  美国应该领导国际社会通过空袭叙利亚政府军,来保护叙利亚(北部)人口稠密的城市。

  解说:

  然后,仿效利比亚模式解决叙利亚危机,即使在西方国家内部意见也并不统一。美国总统奥巴马6日在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美国对叙利亚采取单边军事行动将是一个错误,就叙利亚局势而言,不存在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

  奥巴马 美国总统:

  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像某些人所建议的(对叙利亚)采取单边军事行动或者再寻找简单的解决方案,我认为这些都是错误的想法。

  解说:

  为了不让叙利亚局势更加恶化,国际社会仍在做各种外交努力,展开了多方斡旋。当地时间6日下午,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的代表李华新大使抵达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开始对叙利亚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希望能够缓解局势,这是中国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所进行的又一次积极的外交努力。

  就在7日,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员阿姆斯终于获得叙利亚政府的同意,开始对叙利亚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而联合国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前秘书长安南也于7日抵达开罗参加10日关于叙利亚危机的阿盟外长会议。会后,他也将起程前往大马士革执行斡旋任务。国际社会为叙利亚危机的和平解决展开了外交努力能否奏效,将随着相关各国的博弈而见分晓。

  水均益:

  今天我们节目请到两位特约评论员叶海林先生和宋晓军先生。我觉得两位现在围绕着叙利亚问题似乎是泾渭分明的两种声音,一种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声音,还有一种包括我们中国作为很有代表性的国家,今天提出六点意见这样一派比较温和的声音。宋晓军先生,麦凯恩的提议有多大的可操作性?他在美国有市场吗?

  

  专家观点:麦凯恩给奥巴马大选“添乱”

  正在评论:麦凯恩的声音代表了谁?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他主要还是给奥巴马添乱,因为我们知道美国马上就要进入大选,而且到最关键的时刻。美国在进入大选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没法跟大选比,而且他有无数的监测站来监测选民的关注点,哪点上关注,比如说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选民觉得应该动手,这个时候共和党就会说,你为什么不动手?我们记得麦凯恩在利比亚的时候就说过,他原来给卡扎菲三个儿子还卖过“C-130”飞机,一旦奥巴马打了利比亚,共和党马上又用越战后的《战争授权法案》说你违宪,就不给你拨款。总之,给你添乱,让你左右不是。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要为美国总统大选上把民主党打败来去操作这件事。

  水均益:

  还是政治上的这种考虑。

  宋晓军:

  对。

  水均益:

  叶先生,刚才奥巴马说的话也很耐人寻味,一方面说不能搞这种单边,一方面又说不能用简单的办法,因为那是错误的。您又怎么解读美国政府的这样一个立场?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永利402com官方网站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