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淮海战役胜利60周年,把杜聿明集团围起来

  ■本报记者 卜金宝 


时间:2009-12-29 12:25:32 来源:不详

  

《纵横》 2009年第12期

永利集团手机在线登录,  今年是淮海战役胜利60周年。在60年前那场举世震惊的伟大战役中,有一个细节鲜为人知:“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兼前进指挥部主任杜聿明被俘后,粟裕下达命令:送到前指的杜聿明,必须是活着的。奉命执行这个任务的,是时任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机要参谋的原海军上海基地副司令员苏荣。记者日前拜访了苏老,听他讲述了那段难忘经历。

1948年对于国共双方来说,都是决定命运的一年。这一年的11月6日,淮海战役(国民党方面称为徐蚌会战)拉开序幕。在经历了65天的鏖战之后,国民党一败涂地。在这场举世闻名的大战当中,有一个细节鲜为人知,当淮海战役中,国民党军的最高指挥官杜聿明被俘之后,粟裕曾经下达命令:送到前线指挥部的杜聿明,必须是活着的。而奉命执行这个任务的,就是当时担任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机要参谋的苏荣。

  一位村民,对抓获杜聿明功不可没

杜聿明落网的消息传来

  记者:1949年1月6日,我军发起淮海战役的最后一仗,对拒降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经四昼夜激战,生俘“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兼前进指挥部主任杜聿明,这标志着淮海战役的胜利结束。您作为4纵的机要参谋,了解当时的情况吧?

1948年年末,淮北平原大雪纷飞。在苏荣的记忆中,当时的天气异常寒冷。他还记得,就在国民党黄维兵团12月5日被全歼之后,部队接到中共中央的命令,暂时停止了对国民党军的进攻。

  苏荣:何止是了解!我是纵队机关最先接触杜聿明的人员之一,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

苏荣:这个时候,杜聿明集团已经被华东野战军的11个部队包围在永城陈官庄附近。把杜聿明集团围起来的时候,正好平津战役开始,所以中央军委指示,把杜聿明集团围起来,要围而不打。为什么?防止敌人从天津海上撤走。

  记者:您能讲讲当时的情形吗?

此时的苏荣,正在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担任机要参谋。四纵是华东野战军三大主力之一,善打硬仗。在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全歼黄百韬兵团就是四纵担任主攻。

  苏荣:1949年1月10日上午,整个战役将要结束时,我接到四纵11师的报告:杜聿明被我们活捉了,但其头部自伤,已做包扎。我即向陶勇司令和郭化若政委作了报告,而后我向11师详细了解了活捉杜聿明的过程。

苏荣:四纵一直是主攻。我亲眼看到,黄百韬兵团打得还是比较顽强的。在烟雾中间看到敌人炮火射击,我看到我们的战士非常勇猛,不怕牺牲。在发起战斗之前,我先去挖陶勇四纵队首长的指挥所。

  杜聿明潜逃时,只带了副官、警卫等10人。杜聿明将胡须剃掉,换上士兵服装,他们每人1支加拿大手枪,以冒充我军押送俘虏,企图乘乱逃出去。当走到我四纵11师后方医院包扎所驻的村庄附近时,碰到该村一位村民。其副官向村民打听:“这庄上有解放军吗?”村民一看,他们肯定是国民党的逃兵,就回答说:“这周围几十里路的范围内的每个庄上都有解放军。”这个副官一听就紧张起来。他随即拿出一枚金戒指,央求这位村民:“你不要告诉别人,不要报告解放军。”这位村民拿着金戒指就到包扎所找解放军,正好碰到包扎所的一名小战士,村民开口就说:“村外有11个国民党兵,你们赶快去抓。他们害怕解放军,叫我不要说,还送我一个金戒指,我现在交公。”小战士立即向包扎所所长报告。因所长正忙着包扎伤员,随口就说了一句:“你负责去抓就是了!”小战士说:“我一个人怎么能抓十几个国民党兵呢?而且他们都有枪。”所长说:“你们两个小鬼一人拿1支卡宾枪去完成任务。”两名才十几岁的小战士商量后,决定采取埋伏在敌人前进的路边可隐蔽的地方,两人成梯形一前一后。当敌人走近障碍物附近时,前面的小战士突然冲出来,喝令:“站住!”并一个箭步上去,用枪对准那个当官的(即副官)胸膛,命令所有人放下武器向后退,后面的小战士紧接着跳出来作掩护。这11人一面将枪扔在地上,一面向后退。两名小战士立即将敌人扔下的枪支用脚拨成一堆,同时故意大声喊道:“通讯班都过来!”(实际上没有通讯班)而那位村民当时一直在旁边隐蔽观察。听小战士一喊,他立即叫来了所长等医护人员、轻伤员和村民,将11名俘虏抓了起来,并报告了师部。

在华东野战军的战将之中,“叶、王、陶”三个人是陈毅、粟裕手下的三员虎将,其中,陶指的就是四纵司令员陶勇,在新四军时期,作为高级指挥员,陶勇就经常亲自挥战刀上阵,人称“拼命三郎”。

  师部随即派人将俘虏押走,并将他们与其他俘虏关在一起。当时杜聿明的身份并没有暴露,但他却非常紧张。被俘后感到没有希望了,于是在地上找了一块石头,将头砸破了,顿时血流满面。他的副官见状在惊慌之余大叫:“不好了,杜长官的头破了!”看管俘虏的战士听到“杜长官”,一想,全军都在抓捕杜聿明,马上问:“你说他是谁?”副官说:“杜长官。”“叫杜什么?”“杜聿明。”于是看守战士立即向上级报告,11师领导很重视,立即将杜聿明送回包扎所包扎止血。接着,11师师长谭知耕向四纵陶勇司令作了报告,陶勇令谭师长让医护人员给杜聿明作认真检查和治疗,保证他的安全,要派专人负责将杜聿明押送到纵队部来。并特别强调,“送到纵队司令部的必须是活的杜聿明”。

苏荣:指挥所究竟挖在什么地方?陶勇说要越前越好。我原来选了三个点:一个点在远处一点,一个点在中间一点,一个点在最前面。最后我还是选了最前面——离敌人也就是千把米,不用望远镜看敌人也有大半个人这么高。

  那位村民,对抓获杜聿明功不可没。可惜当时没有能打听到他的姓名。

狭路相逢勇者胜,担任主攻的华野四纵不负使命,一番鏖战,黄百韬兵团全军覆没。苏荣回忆说,就在中原野战军解决黄维兵团的同时,他所在的华东野战军也把杜聿明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陶勇交待:你要用脑袋担保把杜聿明活着押送到华野前指

苏荣:杜聿明集团是30万人,有三个兵团,中间是孙元良兵团,到了最后我们总攻的时候已经剩下不多了,实际上只有邱清泉和李弥两个兵团人数多一点,但是他们消耗也不小。就在我们围而不攻的时间里,天天下大雪,他们冻死冻伤很多人。我们最后总攻的时候,剩下来大概有20万人左右。

  记者:您长期在陶勇身边工作,他很了解您信任您,所以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您。

经过了20天的休整之后,华东野战军在1949年1月6日,发布了总攻击令。苏荣说,用“兵败如山倒”这几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当时溃败的国民党部队。

  苏荣:我在陶勇身边当参谋,经常冒着战火到部队口头传达命令,出了差错贻误战机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养成了一丝不苟的作风。

苏荣:有一个战士跟我说:敌人一个团要投降。我们的战士讲:我不是领导。他们说:你不是领导,我们跟着你后面走也可以啊。就成群结队地跟在后面。

  记者:这个任务非同一般。

河南永城的陈官庄距离江苏徐州不足100公里,当年杜聿明率部从徐州突围,刚刚走到这里就再也寸步难行。

  苏荣:杜聿明被俘后,陶勇司令、郭化若政委立即将我叫去,陶司令交代说:“11师已将杜聿明抓获,正在押往纵队的途中,来了后我和郭政委一起见他,搞六菜一汤款待他。然后就交给你负责看管,你直接对我和郭政委负责,其他任何人不得插手。你安排好地方,要绝对保证他的安全。粟司令已给我下了死命令,杜聿明送到华野前指时,必须是活着的杜聿明。因此,你要用脑袋担保把杜聿明活着押送到华野前指。”郭政委补充说:“淮海决战,我们取得了空前的胜利,活捉杜聿明就更圆满了,是完全的胜利。所以你要知道你的责任重大。”

苏荣:陈官庄是四纵队打进去的,另外还有个纵队也打到那个地方。进到“剿总”司令部的时候,另外一个纵队也进去了。敌人已经基本上逃跑了,杜聿明化装逃跑。我是先接到十一师的报告,说杜聿明被我们抓住了,但是他企图自杀,把头砸破了。

  记者:杜聿明是蒋军重要将领,是很顽固的。你是怎样感化他的?

两个小战士抓住了十一个

  苏荣:杜聿明被押来时躺在担架上,头部尽管作了包扎,但看得出流了不少的血,大衣上有很多血迹,不能再穿了。我当时就把自己穿的大衣脱下给他穿。陶司令、郭政委款待了他,并与他作了简短谈话,而后就由我专门负责看管。

对于国民党军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来说,1948年也是他个人命运大转折的一年。杜聿明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作为黄埔第一期学员,他曾经有过辉煌的战绩。特别是在抗日战争当中,无论是昆仑关大捷还是远征缅甸,杜聿明率领的第五军都可以说打出了赫赫声威。不过,在淮海大战当中,以杜聿明为首的国民党军却是遭遇了彻底的失败,他本人也被生擒活捉。其实,早在1948年11月初,淮海战役刚刚打响的时候,杜聿明就已经预感到了不祥之兆,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当年蒋介石点将,命令他去徐州担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的时候,他可是怀着赴刑场的心情前往战场的。1949年新年刚刚过去5天,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苏荣回忆说,总攻之前,部队做了充分而细致的准备工作,甚至向全军分发了杜聿明的照片。

  为防止杜聿明再次自杀,我预先作了充分的防范,找了一间老百姓的房子,将室内一切有可能致伤的物品都清理干净。杜聿明被押来后,我发现他一直精神不安。所以我考虑要对他多做感化工作,让他安静下来。当我看到他的胡须剃得极不整齐,就问他:“你的胡须什么时候剃的?”他突然从床上猛坐起来问:“你怎么知道我有胡须?”我骗他说:“我原来是徐州42军参谋长的勤务兵,我认识你。”42军参谋长被我纵俘虏后,我参与了审问。他一听松了一口气,然后又躺了下去,但像是在想什么。为了缓和气氛,我就与他聊了起来。我说:“你认识陈赓吗?”他说:“当然认识,我们是黄埔一期的同学。这个人很聪明、很活跃,也很顽皮,很会打仗。我们很谈得来,他现在怎么样?”我说:“陈赓司令现在很好。他是我军一个野战军的司令,他打仗很有战略眼光,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军事家。”他不断地点头赞成。而后他很感叹地说了一句:“陈赓如不离开老蒋就好了。”我说:“我看跟着老蒋好不了。”杜聿明向我提出:“我的脚指甲长了,请向老百姓借把剪刀。”我说:“老百姓的剪刀不快。我们是优待俘虏的,你自己把头砸伤了,我们不会让你走路的。”我想,他既然还存在要自杀的念头,我就不能让他闲着。于是我继续问:“你的头是怎么伤的?”他不正面回答,而是重复说:“军人就是这样。”我说:“没听说军人是这样的。用石头砸自己的头,算得上军人吗?”杜聿明无言以对。

苏荣:我们早就知道杜聿明有胡子。后来我们又发了照片下去,全军都发了,要求一定要抓住杜聿明。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